巴尔干三国之旅(十四)~花房,拜谒铁托墓(塞尔维亚)_沙漠之舟_新浪博客

admin 新闻 2024-03-20 50 0
巴尔干三国之旅(十四)~花房,拜谒铁托墓(塞尔维亚)_沙漠之舟_新浪博客

  很多人不知道塞尔维亚,但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南斯拉夫,而我们这代人几乎没有不知道铁托的。

  他是一位在国际舞台上德高望重的政治家,前南斯拉夫现代历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。

  铁托全名约瑟普.布罗兹.铁托,1892年5月25日出生于克罗地亚北部的库姆罗韦茨村一个贫农家庭。父亲是克罗地亚人,母亲是斯洛文尼亚人,他的童年非常艰苦,15岁外出谋生,当过放牛娃,饭馆招待员和学徒工。(图片来自网络)

  在战火纷飞的二战其间,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,他创立了人民军,领导南斯拉夫人民进行了抵抗法西斯的英勇斗争,取得了胜利,解放了全南斯拉夫,成为世界闻名的反法西斯英雄。1943年获元帅军衔。南联邦成立后,铁托成为了南斯拉夫当仁不让的领导人,也维系了这样一个多民族,多信仰的巴尔干国家的统一和稳定。

  1980年5月4日铁托病逝在斯洛文尼亚首府卢布尔雅那,享年88岁。

  到贝尔格莱德,看完使馆遗址,再去看看铁托他老人家,算是了却了来塞尔维亚的心愿。

  铁托墓位于贝尔格莱德城南,德迪涅山上的乌日策大街15号。这里像是一座公园,通往元帅墓的道路两边是一大片草地和树林。

  正值初秋季节,阳光洒在白桦树间,树影婆娑,散落在草地上的树叶,像是彩色的花朵,错落杂陈成一道图案奇特的地毯。没想到这里如此安静,安静地能听到落叶的声音。

  继续前行,在博物馆前方的花园里有一个喷水池,树木葱郁,流水叮咚。

  水池后面有一组石头雕塑,六个圆形柱体紧紧相连而成,看着,想着,觉得其中的寓意应该是:前南斯拉夫是由六个联邦共和国组成,每一个圆形则代表一个国家。如今紧密相连的圆柱已经一个个分开,不知他们是否还怀念着富裕强大的前南。

  这位著名的游击队员在冷战时期左右逢源,中兴了国家。铁托时代,他们的人均工资曾经达到1500美元,成为世界上少有的富裕国家,但巴尔干的现实最终决定了国家的走向。

  林间草坪上立着不少青铜像,我一眼望见立在最前面的是铁托,他身披军大衣,足蹬长靴,挎着手枪,低头沉思,剑眉紧蹙,正迈步向前,形神兼备,充满动感。

  对于这位二战时期著名的反法西斯英雄,我一直心怀敬意,来到这里,自然要留张合影。

  他身后不远处的白桦林中,还立着游击队员和背负着伤员的塞尔维亚百姓的群雕。上个世纪70年代,前南二战电影《桥》,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....已经将南斯拉夫的点点滴滴深植于我们这一代的记忆里,《啊,朋友再见》更是让我久难忘怀....我听说铁托曾化名过瓦尔特,不知道这两个瓦尔特有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,但可以肯定,他寄托着人们对铁托的感情。

  陈列室沿山坡一字形盖起,里面分为三部分,花房,5.25纪念馆,老博物馆。

  刻在二层的这幅画让我看了许久.....因为博物馆的门票上就是这幅画中的六个人。我一直在揣摩着它的寓意,但总有点拿捏不准....

  继续沿着园中的道路拾级而上,

  丛林中又出现了一座现代的建筑,里面有一个咖啡厅,还出售一些旅行纪念品。坐在咖啡厅前面的木凳上,晒着暖暖的秋阳,视线所及,一片绿茵,仿佛置身于幽静的公园之中。

  再往前走就到了花房,花房门前有一个被鲜花围绕着的喷泉。

  花房是一座长20米,宽15米的玻璃房,四周和穹顶都是用玻璃制成,简单而朴素。这里原来是铁托办公之余常去养花,赏花的花房(The house of flower),一个很漂亮的名字。遵照他生前的愿望,死后一切从简,人们没有为他专门修建陵墓,而是将他经常光顾的花房改建成长眠之地。生前大多时间和征战与论战为伍,死后就让花丛与他为伴吧。

  人们还喜欢把铁托墓叫做“5月25日纪念馆,因为铁托的生日是5月25日,这个名字似乎更充满感情色彩。

  铁托墓简单而朴素,花房内长长的白色大理石地面尽头,陈着白色的大理石墓碑和墓穴,两者连在一起,墓穴上方有一座大约长10米,宽5米,高1米的白色大理石,这便是墓碑了,没有任何装饰,没有任何评价,只雕刻着“约瑟普.布洛兹.铁托1892~1980”几个金色大字,横躺在上面,就像铁托自己永远沉睡在这里一样。墓两旁是绿色植物和花草。 铁托墓旁是他的妻子约万卡.布罗兹的墓穴,二战时,她也是南斯拉夫的一位游击队员。

  静静地拜谒铁托之墓,看着那些颇有纪念意义的展品,想着他叱诧风云的一生。

  写到这里,脑海里突然浮现,在科托尔古城海门入口处的上方镌刻着铁托的那句“别人的我们不要,是我们的,也绝不能够给别人”。这荡气回肠的话语展示了一位伟人的胸怀。

  铁托是不结盟运动的主要创始人,他呕心沥血致力于推动这一运动。

  他的离世得到了史上数量最多的国家代表团的悼念。

  全世界有128个国家的209个代表团出席了他的葬礼,

  参加葬礼的各国领袖照挂在博物馆的墙上,

  还有当地民众悼念他的照片,这些珍贵的照片记录了那令人难忘的一刻。

  我还发现了一幅铁托在病中的照片,那时他已经很消瘦了。

  墓的一侧有两间屋子,一间布置成铁托办公室的样子,有办公桌和书架,

  还有一尊半身像和一幅扶面沉思的油画像,

  以及他与妻子的合影,

  和他妻子的照片。

  另一间屋子里陈列的全部是火炬,这是前南斯拉夫各民族的青年为了表达对铁托的爱戴,每年都会在铁托生日这一天,用奥林匹克接力的方式传递火炬接力棒,把决心书装在火炬接力棒内传到贝尔格莱德,然后作为礼物送给铁托。

  这样的火炬传递节目,成了那个时代的传统,一直延续到铁托1980年去逝六年之后的1986年。

  在这里仿佛还能找到前南斯拉夫曾经辉煌的片刻回忆,追忆那曾经的岁月。

  老博物馆还展示了他的元帅服,

  前南斯拉夫几个时期的地图,

  雕塑.....

  还有外国政要送给他的各种礼品,

  勋章,

  以及一些其它有纪念意义的物品。

  这些老照片,老报纸更是一个年代的记忆。

  我还看到了一些老式的枪支,老军服。可见戎马一生的铁托元帅对军旅用品的喜爱。

  5.25纪念馆里有几幅图画,这需细细品味其中的含义。

  铁托一生都在积极地为着民族独立而斗争,他反对霸权主义,积极地争取世界和平。如何评价铁托,是历史学家的事情,对于我们来说,那是一个时代的记忆,时代过去了,心中的感情就像火炬中的火焰,没有消失成灰烬。(图片来自网络)

  谢谢浏览!春天快乐!

评论